緣書於此

在這條巔峰之路上,我並不寂寞。
榮耀,與我們同在!

巔峰傳說(三)

於是乎,這章終於連接上主軸啦(灑花

起初還很擔心前面會鋪陳太多,繞繞圈圈的劇情都還未進入主軸,還好第三章有穩穩拉回來~

預告下一章藍河就要飛去蘇黎世啦(笑

那麼,廢話不多說,以下發文--



------------下文收------------

 


 

  這個夏天,宣布退役的選手不只葉修,還有霸圖的林敬言、曾為藍雨隊長後被拉去興欣的魏琛,以及聯盟其他幾位名氣較不大的選手。

  然而他們的退役,不管是在網遊、還是職業圈內,都沒有造成多大變化,該競爭的還是要競爭、該訓練的還是要訓練,差別只在於網遊裡又多了搶野圖BOSS和刷副本紀錄等的前‧職業選手──魏琛就是其一;職業圈內少了可以在戰場上盡情享受戰鬥的對手。

  不過,令許多玩家費解的是,頂個榮耀教科書稱號的葉大神葉修並沒有在網遊裡活躍,不管是在哪個地圖、或是碰上興欣公會搶野圖BOSS時,都沒有葉修一慣帶隊指揮PK手法特不留情的身影,畢竟在網遊混久了每位大神如何操作角色的手法眾玩家還是有一定程度上的了解。雖然退役的消息剛宣布不到一個禮拜,可是憑對葉修熱愛榮耀的了解,怎麼可能在榮耀裡銷聲匿跡這麼久?別忘了葉修因為嘉世不公平的對待被逼得退出俱樂部,隨之一轉就到別間小小的網吧開始建立屬於自己的公會和戰隊,從網遊重新開始再度回歸職業聯盟這事可是足足震驚一眾玩家粉絲,即使明面不說,但心裡紛紛對他這份能夠重新開始的勇氣、決心以及熱愛肅然起敬。

  那,是什麼原因讓這位大神不再在榮耀裡活躍了?難道真的不玩了嗎?

  一時之間,『葉神退役,放棄榮耀』的話題炸開了,不只網遊裡都能在對話視窗看到玩家們在世界討論得沸沸揚揚,連榮耀論壇都有人開了相關帖子,只一天下面回帖量就已經達兩百多則,足見其重視之程度。

  有玩家詢問興欣公會的人,可是幾乎得到的都是避重就輕的回答,少數是真的不知道原因。

  「唉──」瞪著對話視窗裡興欣公會的某玩家的回覆,筆言飛長嘆一聲。

  「怎麼了?」取下耳機,許博遠在隊伍群裡跟大家一一道別後退出隊伍,就聽到旁邊的嘆氣聲。

  「這不是在跟興欣公會的問下葉神的狀況嘛,結果……喏。」筆言飛推著椅子拉開點距離,讓許博遠能夠湊近看到螢幕。

  從筆言飛自動跟對方打招呼開始往下看,起初都是彼此寒暄幾句,然後筆言飛邀請對方找野圖小怪打打,說什麼就算是不同公會的但排除利害關係還是可以偶爾一起去打怪云云,胡攪蠻纏的功夫就在這裡徹底體現簡直讓人都想捂臉裝作不認識了,而對方回覆一個字:好。

  看到這裡,許博遠忍不住遞給筆言飛一個複雜的眼神,後者疑惑地問他做什麼,許博遠搖搖頭,繼續看對話,留給筆言飛一個得不到回覆的納悶。

  若問,藍溪閣五大高手裡為何春易老居首,不只因為他實力是五人中最強的,還集聚算計籌謀統御領導於一身,加上他的心夠髒,這就是為什麼不論實力單看統領一技藍橋春雪還是只能排在春易老的下面。其實藍橋春雪是五人中人緣特別好的,即使那陣子因為繞岸垂楊的關係內部出現不利的謠言,但多數公會玩家還是相信藍橋春雪的,也有妹子特地在榮耀論壇開帖護藍橋春雪,引得許多善意的關注和鼓勵。不過在繞岸垂楊敗給君莫笑之後,曙光旋冰看到筆言飛在偷偷刷論壇,用的號正是那位開帖的妹子,東窗事發後,所有人都一致認為筆言飛不愧為『筆言飛』,筆墨文采言之鑿鑿,一耍嘴皮頂姑婆佬,口沫橫飛的功夫真是令人不敢恭維。

  入夜寒曾經評論,他們五人中最適合臥底的是筆言飛。

  所以,許博遠心情複雜,同時也為這位被筆言飛纏上的興欣玩家點蠟,雖然遲了。

  兩人即使在打怪話題依然沒有中斷,不過扯話題的都是筆言飛,對方倒是回應少少的,簡短得一、兩句就帶過,最後筆言飛問到葉神的情況,對方也只透露葉神回家了,筆言飛不甘話題就這麼結束,於是又扯了好多跟葉神的話題,像是葉神的家在哪兒、人還會不會回來、要失蹤到什麼時候……但得到的回覆真的簡短到許博遠看了也有點汗,諸如:不知、大概吧、問葉神……突然間,許博遠覺得該為點蠟的不是這位興欣玩家,而是筆言飛。

  這該說、筆言飛碰上對手了?

  許博遠好笑地看向筆言飛,說:「這副本難攻略啊。」

  筆言飛撓了撓頭,苦惱道:「就是,本來以為找上的會是個好透風的,哪想跟隻蚌殼一樣。」

  「哈,你該慶幸了,真是碰到像蚌殼一樣的還會理你?」許博遠笑出聲,隨即又說:「不過也不是沒有得到消息。」

  「嗯?」

  「從你們的對話來看,雖然沒有套出什麼,不過對方一直沒有正面回話,由此可見葉神不在網遊的原因有隱情。」

  「到底有什麼隱情啊……」筆言飛趴在桌上。

  許博遠聳肩,表示不知道,不過他思考一下後,推測:「可能……跟回家有關吧。」

  「回家?」筆言飛抬頭,狐疑地看向許博遠,「不可能吧,就算回家也能玩榮耀不是,除非葉神他家沒電腦。」

  許博遠笑了笑,「我也只是推測而已。」何況回家沒玩榮耀不一定是因為沒有電腦呀,說不定是更深層的因素,例如……家裡人不給玩之類的。

  不得不說,許博遠真相了。很久以後,當他從葉修口中得知真正原因,不免感嘆自己其實有當偵探或心理學家的潛質?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的話,當時鐘指到十點,入夜寒和曙光旋冰一前一後推門進工作室,跟許博遠和筆言飛交接。

  這個星期許博遠值午班和夜班,筆言飛也是,大夜班到早班是入夜寒和曙光旋冰,而梁易春則是早班和午班,不過若是有特殊狀況他得連續上三個班次。所以說會長也不是那麼好當的,位居高職的人,總要比下面的人付出幾倍的辛苦代價。

  在正門口和筆言飛道別後,許博遠就去停車場牽腳踏車準備回公寓,而筆言飛則是因為家就住附近,所以每天上下班都用走的。

  拖著一身疲憊回到公寓,許博遠找好停車格把腳踏車停好上鎖,跟警衛打聲招呼就進去等電梯。他住在五樓,兩房一廳一衛附帶小廚房,租金有點超出預算,但對一個人住而言很舒適,有時候朋友來找他也可以借住不用再訂旅館,反正他的薪水夠,租金加上生活費、一些該繳的費用等扣掉之後還綽綽有餘。

  走出電梯掏出鑰匙進門,在玄關處脫鞋放到鞋櫃裡,正想著進房間拿衣服去浴室洗洗之後躺床睡覺,不料手機這時突然響起,來電顯示陌生號碼,而且還是國際電話打來的。

  外國、是誰呢……?

  微微猶豫,許博遠還是接起手機:「喂?」

  『こんばんは sky君。』

  透過手機傳來一句日語的問候,熟悉的聲音、熟悉的稱呼,許博遠頓時失了聲,久久無法回神。

  怎麼會、這……為什麼?

  「……せんせい。」許博遠略微乾澀地喚了一聲對方、中文翻譯為『老師』。

 

 



  --待續--



评论(5)
热度(15)
©緣書於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