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書於此

在這條巔峰之路上,我並不寂寞。
榮耀,與我們同在!

巔峰傳說(二)

時隔幾天,跑來更新~(好吧剛開始真的更新比較勤快......

咳,此章大概或許偏葉藍(?),雖然是藍河視角(葉神未上線)就是(笑

那麼,廢話不多說,以下發文--


------------下文收------------

 


 

  伴隨榮耀第十賽季敲響,由葉大神在神之領域掀起的狂風巨浪終於獲得平息,各個公會玩家都因為葉大神帶著君莫笑和領著一干新隊員殺回聯盟而紛紛大鬆口氣,總算不用再提心吊膽搶野圖BOSS時必須隨時注意大神神出鬼沒,而且就算注意到了採取相對應手段照樣被殺得片甲不留簡直一把辛酸血淚。

  其中,以藍溪閣五大高之一的藍橋春雪之主──許博遠最為感觸。

  許博遠自從第十區開服後就和葉大神有著這樣那樣糾纏不清的事蹟,欸、別誤會了他倆可沒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關係,總之,許博遠曾經不只一次設想過,如果當初他沒有咬著君莫笑不放,堅持不懈、不知何為放棄地申請對方好友達18次的話,是不是之後葉大神不管在第十區還是神之領域時做了那麼多拉仇恨值的事,他都不會有太多糾結?更別說跑去臥底被對方識破還做了五天的公會褓母。可是,他無法否認,因為葉大神的關係,讓他逐漸對網遊生起的迷惘卻又無法更不想放棄的心再一次定位──果然還是熱愛榮耀啊。

  他承認自己把面子問題看得很重,可即便如此還是有必須堅持下去的原則,像是不能忘記對網遊的熱愛、榮耀帶給自己的感動等等,因此他單純地想好好護著這顆愛榮耀的心,所以當榮耀已經無法純粹帶給自己快樂,諸多算計陰險狡詐惡言相向──不斷上演,他倍感心累,想要找人談談心,卻發現就算是最親密的隊友們也已經置身在那樣的沼澤之中,似乎再沒有人記得最初與榮耀邂逅的那份感動,以及不應該遺忘的享受網遊的純粹快樂。

  然而事情真正爆發讓他不得不暫時離開神之領域的原因,是繞岸垂楊一再地挑釁,接連讓公會裡一些成員都開始質疑起藍橋春雪是否真的適合繼續坐鎮藍溪閣五大高手的位置,所以當梁易春派他到第十區開荒一點反對都沒有地接受這個任務。

  直到在第十區和葉大神的邂逅、直到以臥底號絕色在興欣公會幫忙管理,重新找回玩遊戲的滿足感,以及那種和隊友一起刷副本打怪被碰一鼻子灰照樣不屈不撓的趣味,都讓他意猶未盡,總算不再讓自己過多糾結。

  其實也沒什麼──只要不忘初衷就好。這是許博遠透過那長長方方的螢幕操作君莫笑的葉大神身上學到的。

  因此,他在心裡很感激對方。

  但是這不代表就可以不計較葉大神那毫無下限的不要臉!

  所以當葉大神重返電競,許博遠可是最開心的那一個,只差沒有一股腦兒跑去買鞭炮在門外慶祝慶祝。

  不過這份開心只不過維持一個賽季而已。

  第十賽季結束,葉修開創了史無前例的榮耀紀錄,為自己畫下職業生涯最完美的句點後,便宣布退役。

  這一次,是真正從電競退下來,不會再有第二次奇蹟般的復出。

  一眾葉大神的粉絲頓時傷心得哭天搶地,只因為以後再也無法看到親愛的葉大神在電競上活躍的姿態。

  不過,看著螢幕裡代替葉修出席發布會的興欣老闆陳果和榮耀女神蘇沐橙,各大公會會長的情緒可是複雜得很,就算葉大神從職業聯盟退役了,但不代表連榮耀都不玩了吧?

  想到之前在網遊裡葉修那些驚天動地毫無下限的卑劣行徑,各個公會會長表示一場腥風血雨又即將展開,心so累。

  許博遠愣愣地盯著電視,對於葉修退役的消息毫無預告地炸開讓他久久無法回神,內心震撼無比,接著是說不清的複雜情緒湧上心頭,傷心嗎──他雖然是藍雨粉絲,可是不代表他就不會去尊敬其他大神,所以不傷心是騙人的,這樣一個厲害的大神離開了就有種淡淡的遺憾。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想到就算葉大神退役了但總不可能連榮耀都能放棄吧?能夠如此執著於榮耀的人真的能完全放開榮耀?怎麼想、都不可能吧……

  「哇靠,葉神退役了,那我們不就完蛋了!」筆言飛第一個跳出來開口,臉上的表情若用符號來形容就是這樣”=口=”。

  入夜寒一臉鄭重地點點頭,「如果葉神重回網遊,那我們、不,是除興欣之外的其他公會不只完蛋,是根本沒戲。」

  「……靠。」曙光旋冰連說都懶得說,只簡單明瞭地吐罵出一字。

  梁易春更懶,連罵個字都不想了,一張平時就嚴肅的方臉此刻黑得不能再黑,他媽的頭又要開始禿了!

  許博遠扯著嘴角無聲苦笑,唉,就算葉神有一段時間不在網遊了,這仇恨值還是沒一丁點降低啊。

  不知為何,突然想上榮耀看看,這衝勁一來擋都擋不住,於是許博遠跟梁易春說一聲後,就離開大廳回到網遊部工作室,在自己專屬的位置坐下開機,從一個透明小盒子裡取出一張帳號卡插入榮耀登錄器。登入區是第十區,他用的這張帳號卡是第十區的,不過不是從公會發下來而是他自己私買,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還要特地買一張帳號卡,還不常練……現在倒是慶幸起來了,藍河和絕色兩張帳號卡都已經交回公會,聽梁易春說現在由其他人接手,至於藍橋春雪更不可能跑去第十區──廢話都已經在神之領域了最好能跑到別區轉轉繞繞那根本有鬼!唯一能夠讓他回到第十區的就剩下這張私下買的帳號卡了。

  這是,許博遠在回到神之領域後,第一次再度踏上第十區。

  角色名稱是『日月空一』,職業劍客,公會暫無。許博遠操作螢幕裡一身藍白相間裝扮的角色在地圖裡走走停停,一路避開怪物,也盡量往玩家較少經過的路線走,像這樣一個人默默地走地圖賞風景不是第一次了,只是這次還多了一份情緒在裡面,名詞唸作『緬懷』。

  二十一歲的暑假,他從H市搬到G市,正式到藍雨俱樂部工作,還好那時候已經準大四的他要修的課程不多,開學後每個禮拜只要回學校兩天就行,在課業和工作兩者之間沒有衝突。

  直至時日,已經過去四年有餘,二十五歲活脫脫就是個社會大人了,只不過心境上還沒有大人成熟。直到現在,他依然沒有辦法完全接受網遊裡一灘又一灘比墨汁還黑的算計陰謀,但至少心態上能夠調適過來。

  一切都是從第十區開始的,不管是葉神的重返榮耀之路,還是他再次前進的決心。那一年、那些事,歷歷在目,彷彿都還在昨天發生,記憶猶新。

  「呵……」想到什麼,許博遠忍不住笑出一聲。他想起有次七大公會圍堵君莫笑,而螢幕裡君莫笑那老神在在的高上姿態實在令人氣得牙癢癢,只不過有那樣恨恨不平的人中並不包括他和隊友,本來就不喜算計一事了,雖然七大公會聯手合作是實屬難得的景象,但只為了圍堵某個人實在卑鄙,比起葉修正大光明地行卑劣之舉真的還要惡質許多,他幾乎看不下去,所以那次他一點想摻和的意思都沒有,騙那些人說那天是他生日,祝大家玩得開心就帶著系舟他們頭也不回地離開。

  那是他第一次,耍出一個小詐。

  就心態來說,嗯,不錯。

  好吧,許博遠不得不承認,偶爾耍耍詐騙騙人算算計陰險下還是有益心靈上的健康。

  操作日月空一走出森林,眼前一片豁然開朗,那是一座可以瀏覽廣闊天地的懸崖,是許博遠喜歡作為休息的地方之一。

  他一直很喜歡欣賞遊戲裡的風景,介於現實與非現實之間,那些一個又一個被3D化製作出來的景色,一草一木、一靜一動,美而又夢幻,總能令他陶醉於其中。

  一個小小的榮耀世界,就已經是一個廣大無邊的天地了。

  透過日月空一的第一人稱視角,將底下一片彷彿看不到盡頭的大地收入眼底,再抬頭看看星辰佈滿的夜空,許博遠緩緩地勾起嘴角,眼眸染上溫暖,他喬了下麥克風、打開,不管會不會有人經過、不管會不會被人聽到,他張嘴對著麥克風說:「葉神,恭喜退役。」

  為什麼是恭喜?

  在其他人最後都化為對葉修的祝福,只有他在恭喜,為什麼?

  許博遠不是不祝福葉修,他祝福葉修退役後的生活、祝福未來規劃順利、祝福選擇後的結果……可是,『祝福』不是給現在、是未來,那麼有什麼是可以給現在的──只有『恭喜』。

  一個光榮引退的大神,難道不該給一聲恭喜嗎?

  一路走來經歷多少坎坷只有本人知道,但是坎坷過後散發的耀眼光輝,許多人都看在眼裡,沒有人不會認可,所以當本人覺得足夠了、可以了於是宣布退役,真正畫下一個完美句點,那、旁人當然也要獻上最後以及最大的認可──恭喜。

  恭喜你,並且祝福你。

  一路走來辛苦了,接下來好好休息吧,然後再朝另一個未來開始前進。

  這才是,許博遠獻給葉修真正的心意。

 



  --待續--




评论(4)
热度(23)
©緣書於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