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書於此

在這條巔峰之路上,我並不寂寞。
榮耀,與我們同在!

【全職高手】另一個傳說 第一章 俱樂部解散

 

 

  夜風透著一股涼意,不再帶有黏膩、沉悶、熱氣的風,告示著,揮灑滿腔熱血的夏天結束,正式邁入風中微微帶刺的蕭瑟之秋。

  葉秋耿站在一間網咖前,在蒼白路燈照耀下,這塊用書寫體印著幾個大字的招牌直直印入他的眼底,一雙黑眸毫無情緒波瀾。

  這時候,有人推開鐵門從裡面走了出來。

  聽到聲響的葉秋耿收回思緒,轉動由於抬頭而有點僵硬疲痠的脖子,看向一手還握在冰涼門把上、一臉痴呆地瞪著他的男人。

  「方哥,晚安。」葉秋耿淡淡地開口打招呼。

  方哥好似被這一聲招呼驚到一般,動作誇大的跳起來,三步並作一步衝到葉秋耿面前,身後的鐵門由於頓失力道碰地一聲巨響關了。

  「你、你這小子……」方哥微微喘氣,本就長著一雙惡狠狠的眼神此刻瞪著葉秋耿更加狠戾起來了,若不是葉秋耿本就是膽子特大的人,加上幾年的相處早就知道對方就是那種面惡心善的人,換作別人被這麼凶狠的眼神一瞪怕是直接跌在地上尿褲子了吧。

  葉秋耿將被夜風吹得冰涼的手插進連帽風衣的口袋裡,語氣淡淡地問:「大家都到了嗎?」

  被這麼一問,方哥眉頭深皺,眼光複雜地盯著面前毫無表情的少年,「都到了,就等你一個。……你、什麼時候到的?」頓了一下,他還是問出剛才開門一看到人的剎那腦子飛轉的疑問。

  「七點四十八分。」

  咧靠……!方哥又凶狠地瞪起葉秋耿來了,嘴巴上下開闔連珠大炮罵咧咧:「你小子既然到了就進去啊站在外面做啥風大又冷你是當你十八黃金羅漢身體強強滾禁得起受涼的膩?這都幾點了啊?啊?啊?」

  葉秋耿無所謂地聳肩,他是不知道現在幾點了、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外面吹冷風有多久,不過他又不是只穿一件長袖衣褲就傻傻站在外面,快過膝蓋的深灰色連帽風衣裹實身體,很是保暖,雖然在外面吹風確實感到涼意卻不很冷,方哥實在小題大作了。

  看對方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方哥那叫一個氣啊,這小子本就體質虛弱,雖然自從熟識之後,幾年下來幫著鍛鍊身體、燉藥膳養生什麼的確實讓人不再一個冷風吹過就病倒,但再怎麼改善體質還是無法完全改過,更何況這小子懶到無藥可救,沒有他在旁監督就不會自動鍛鍊身體或把藥膳乖乖吃完,身體狀況只比不認識以前好一點。

  不理會方哥那氣得越來越鐵青的臉,葉秋耿視線逕自繞過望向緊閉的鐵門,微微斂下眼睛,他說:「第一次,大家這麼早。」

  本來還在氣頭上的方哥,聽到葉秋耿這麼說一下子就愣住了,他心下有些發怵不知道怎麼張嘴接下去。他知道,少年本就不是個習慣感情外露的人,如今,誰又能明白葉秋耿的心裡到底承受多少苦痛和無奈?

  葉秋耿伸出右手輕拍一下方哥的肩頭,然後抬腳就往鐵門方向走去。

  方哥長嘆一聲,緊跟上去。

  這間網咖規模不大,只開放一層兩區,一區提供七百來台的機器單座,另一區則是五人團體共十間的包廂。

  雖然規模小,但網咖老闆可是打理得很好,自開業營運以來,從未發生過任何一件打架鬧事吸毒找碴的案例,這裡的網客不能說全部都良善,但只要進到這裡的人一定都會遵守一道潛規則:絕不招惹麻煩!

  因此,在這一地區中,這間網咖雖小且名氣也小,可勝在於氣氛好、環境佳,老闆人看上去雖然凶巴巴的,不過相識後會發現心地超好,有時候還會招待網咖內的人(不論員工或客人)吃東西呢。

  來過兩、三次後,就很少有人不會再來了。

  葉秋耿進到網咖腳步沒有停下,他繼續走到樓梯處準備上樓,對於此時明明應該是營業時間但卻沒有一個人在一台又一台電腦前操作的景象,彷若無感。

  隨後進來的方哥環顧四周,每一台擺在桌上的螢幕都黑漆漆的,讓他內心一陣鈍痛,平時、在平時這個時間點,該是熱鬧非凡、歡笑連連或是嚎叫咒罵的溫馨景象。

  第二層樓是私人空間,只允許員工和俱樂部成員出入。葉秋耿走到最深處的一間會議室門前,伸出右手放在圓形門把上,猶豫幾秒,他扭轉一開,跨步進去迎面感受到的是沉悶僵硬的氣氛,隱約還聽見抽泣聲。

  所有人都看向他,有的臉色陰沉、有的眼中帶淚、有的一臉釋然、有的忿忿不平……葉秋耿一一掃過在場每個人,默默記下他們的神情,聽到身後傳來沉重的腳步聲,他再不猶豫地離開門邊,走到他專屬的位子,一個高檔次沙發,他沒有坐下來,而是跟大部分的人一樣站著,因為他知道,從現在開始他就不具資格坐在這個沙發上了。

  方哥將門關上,靠在門邊,雙手環胸,臉色很差,心情想必也是十分不是滋味。

  「隊長……」孫玲抬起一張楚楚可憐的小臉蛋,眼眶紅紅的,鼻音濃重,聲音微啞,看來是哭過一陣子。

  葉秋耿朝孫玲那看去,孫玲輕咬嘴唇,想說什麼最終還是開不了口,只一聲哽咽。見孫玲沒再開口,葉秋耿也沒有問,他將目光放到前方的牆壁上,有點掉漆的白牆上頭掛著一個大大的四葉形狀的結。

  四葉結,在草本植物裡四葉草代表幸運、幸福,而在編製成結之後,又多包含了一種意思,便是同心。這就是為什麼當初,決定要創立公會、甚至俱樂部的時候,他堅持用中國千古文化傳承的結下去命名的原因。

  可現在……

  「對不起。」收起心緒,葉秋耿面對著所有人九十度彎腰鞠躬,他這一動作立刻引起眾多反應。

  「隊長你別這樣!」

  「幹啥道歉啊!不是你的錯!」

  「快起身啊……隊長……」

  「小耿!」季晨快步走到葉秋耿身旁,伸手捏住他的肩膀,沒有用多少力,俊美的臉上盡是憂色。

  葉秋耿挺直身板,轉頭遞給季晨一記放心的眼神,復而轉回去面對眾人,他說:「到了今天這個地步,我身為隊長就該負起責任,這一聲道歉是應該的。」

  一席話便讓場面立刻停止騷動。

  「結,不會有不解開的一天。」葉秋耿環顧四周,當他說出這句話後,許多人都露出難過的表情,而他不能跟著一起難過,所以他揚起很淡的一抹笑,說:「大家,謝謝你們。」這段不長也不短的時日,不論加入的時間長久,最後還能站在這裡同你們一起面對,謝謝。

  所有的人都明白這句道謝意味著什麼,心裡愈發難過,卻只能無奈接受。

  葉秋耿沒有說出一句安慰的話,他本就不是一個善言善語的人,平時話不多,總是淡淡然的,如今碰到這等大事,不論他心中感想如何,表現出來的還是一派淡然,但也因為這樣,所以每個人的情緒才能勉強隱忍下來。

  從事情爆發開來,直到面臨不得不的選擇後,他一直有這樣的想法,最後的一天,能夠安安穩穩過去就好了。

  而現在,很順利地就在安穩中結束了啊。

  壓下心中隱隱泛起的苦澀,他張嘴一字一頓極為清晰地宣布:

  「結,從今天開始,解散。」

 

 

 

 


评论
热度(1)
©緣書於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