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書於此

在這條巔峰之路上,我並不寂寞。
榮耀,與我們同在!

【古劍奇譚二】雲開見月恆古謠 楔子

*雖說是古劍二衍生同人,不過劇情有大半摻雜古劍一

*有穿越梗,至於誰穿越請看劇情

*時間上是遊戲結局及DLC之後

*文中需要,本已歸天的流月五人組復活,其原因同樣詳見劇情

*無CP,至於有曖昧什麼的見仁見智吧,反正堅持不帶CP的


--------其實想寫古劍一和古劍二融合衍生同人已經很久了-------

 

 

  樂無異的一生註定無法平淡無波。

  在他的出生伴隨驚人秘密的身世,上蒼便已經為他定下變化莫測的命運。

  命定,是樂無異在十八歲結識三位友人並在旅途中經歷各種悲歡離合,最後的深深感悟。年少的一段旅程,幾乎讓他嘗盡世間的酸甜苦辣,那些悲傷的、憤恨的他試圖去改變,可到了最後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命定的結果,無能為力的感覺使他些微痛恨起自己來,卻又能如何?

  人定勝天,大概就是一種遙不可及、無法實現的奢望吧。

  直到二十三歲之前,他對於命運始終抱持一股敬畏之心,從未想過要試圖抵抗,最多不過是不到最後絕不放棄,所謂盡人事,聽天命。然而在二十三歲那年一場奇蹟似的扭轉命運的經歷,竟是讓他產生了抵抗命運的心思,哪怕永生永世都將使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哪怕只要走錯一步便會遭劫成魔,他,義無反顧。

 


 

  黑暗無邊的空間,他一襲藍袍白掛顯得格外突兀,棕色鬈髮披散於腦後,額前掛戴金色抹額,一雙褐眸打量周圍,面上鎮定不帶一絲慌亂。

  這個地方他不是第一次來,現在復身臨其境自是不會慌張的,倒是有那麼一點懷念。記得,他第一次到這個地方,是在年少時,捐毒一夜受到沈夜三人襲擊抓擄至無厭伽藍,昏迷不醒的他其實神智就是被困在這個漆黑地方,那時候他也像現在一般不慌張,但不是鎮定而是因為剛親眼目睹師傅為救他們慘遭沈夜下毒手一幕,心下灰冷沉痛,顧不得其他,那也是他頭次萌生出放棄、不想再糾纏下去的念頭,想來如果師傅沒有提燈及時出現的話,他怕是真正醒不來了。

  仔細想想,雖然那時候師傅放心不下他,才提燈出現指引他離開這個漆黑地方,但,師傅也在同時跟他做最後的道別吧,讓他心中的遺憾少了一點。

  收回思緒,他往前踏了一步,漆黑的空間毫無變化,他聳了聳肩,也沒有多想又抬腳而起,繼續向前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圍還是一點變化都沒有,本來他以為會像前兩次那樣會有人突然出現,然後指引他離開,但照眼下的情況,這次沒有那麼簡單了,這可不太妙,在這個地方待了越久越危險,他現在還沒想死呢!

  正當他苦惱尋思之際,隱隱約約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他愣住一下,隨即心下微鬆、面上露出大喜之色,趕緊往聲音的來源方向跑去。

  「……這一生……不知作為誰而活……」

  他本來帶著歡愉的心情,在聽到這句話時猛然停下腳步,眼睛瞪得大大的,滿臉不敢置信。

  彷彿要印證此刻閃過在他腦海裡的想法,面前漆黑的空間扭曲起來,一個畫面漸漸顯露。畫面上,是一條戰龍飛在空中,在戰龍的身上有兩男一女,藍衣女子坐著、玄衣少年躺著頭枕在女子膝上,而另一名藍袍白掛的男子則是背對他倆站著,目光雖然直視前方,卻有些渙散。

  他怔怔地盯著畫面,心底的苦澀與痛楚氾濫起來,完全沒有想到會在這個時候見到這一幕,想要張嘴大喊一聲停,喉嚨卻像是被什麼哽住一般發不出聲,只能任由這幕刺痛他心與眼的畫面繼續下去。

  「不過……不管是誰……到這一刻……」畫面裡,玄衣少年一雙帶有釋然的黑眸看著空中雲朵:「雖有…遺憾……並無……後悔……」

  他蠕動嘴巴,終究還是沒有出聲,嘴角微微勾起,那抹笑容說有多苦就有多苦。

  畫面一轉,來到不周山龍塚,戰龍捲縮伏於地,氣息虛弱,一雙金眼也顯得黯淡多。

  他看著藍袍白掛的男子靠著戰龍席地而坐,自那喉嚨間發出的是他自己的嗓音:「悭臾,明日我便要離開了。」

  悭臾自鼻息間輕輕地哼一聲,「離開,便不要再來。」語氣中盡是沒有一絲不捨。

  男子微微皺眉一笑,道:「我百般不捨,你倒好、一句話中都沒有留個想念,好歹也說說中聽的話嘛。」

  這次悭臾沒有再接話,而是又輕哼一聲。

  「唉。」見悭臾頑固如此,男子無奈地嘆氣,褐眸見不到一絲怒氣,反而有絲絲的寵溺與不捨,那樣的眼神就像看著親人似的。「即便我想來,也沒有機會了。不是都這麼說嗎,機緣啦、奇緣啦什麼的只會發生一次。」

  「……不悔嗎?」

  男子的眼神閃爍一下,心中明瞭悭臾如此突兀問的是什麼,笑了笑:「屠蘇他都沒有後悔過,那麼我做的決定、接下來我要走的路,自然也不會後悔。悭臾,我明白,我做的決定會使我失去太多,那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可是人生一場嘛,既已有了決心何不賭一把試試?」

  「即便這賭,是永生永世?」

  男子沉默一下,然後伸手摸了摸悭臾佈滿龍鱗的頭。「我可以遺憾,卻不能讓自己後悔。」

  話音一落,畫面突然扭曲起來,再度回到原本的漆黑。

  他眨了眨眼睛,呵地苦笑一聲,低頭喃喃自語:「我可以遺憾,卻不能讓自己後悔……」這話,當初他回答悭臾的同時,也是在告誡自己,既已做下決定,便萬萬不可再後悔。

  多年以後,他在歸天之際憶起種種倒也真的沒有後悔過,只是有些遺憾。

 


评论
热度(1)
©緣書於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