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書於此

在這條巔峰之路上,我並不寂寞。
榮耀,與我們同在!

【古劍奇譚二】十年(CP:謝樂)

  超喜歡無異小天使的!!

  堅持、無異受,十年也不改初衷!!(欸

  第一篇無異受CP就獻給男神師傅了,這一對師徒真的好揪心

  以下劇情是接遊戲結局後,未帶入DLC劇情


-------這是很早遊戲破完結局就著魔似的寫出來的--------


  有人說,十年如一日,時間過得很快,哪怕你多想時間再慢一點、慢一點,但它終究不會聽到你的心聲,不會為了你而慢下來。

  或許時間從來沒有快或慢之分,人會覺得它流逝得快,是因為快樂的時間總是令人捨不得,那些美好的、珍貴的回憶如果可以的話,其實很想繼續延續下去,如果只有快樂,沒有苦痛,那該有多好?


  我明白,一直都很明白……

  悲歡離合,其實都是人生常態。


  流月城之事過去後,聞人因受傷過重回百草谷療傷,但又因為私自出谷的關係,在身體復原後被罰三年內不得出谷;夷則與阿阮一起攜手遊走於江湖之間,並且尋找能夠為阿阮維持人形續命的方法;兩年後,阿阮的靈力終究是流失殆盡,再度化成露草,夷則帶著化成露草的阿阮回到巫山,之後他不顧眾人的反對毅然決然投入帝王之位的爭奪戰中;而我……依著當初向聞人他們談起的話,在所有事情結束回到長安住幾個月後,便動身前往西域,幫助那些受苦受難的人,當然,我也成功說服狼王改行從商。

  在那之後,又過了一段時日,遠在西域的我,從狼王那裡聽到夷則成功奪取王位的消息,正式的繼任之日要在兩天後舉行,當時狼王對我說這個消息時,那張長年曝曬在太陽底下而黝黑的深邃臉孔上盡是笑意,狼王對我說我交到了一個很不錯的朋友……但我卻笑不出來,我明白,身在帝王家的夷則,這一生是無法逃離皇室命運,然而真正聽到他奪取到王位的消息,我心裡居然不是替他忍耐這麼多年、滿腹怨懟終於有了一個好結果而高興,相反地,我很難過,甚至忍不住問老天爺為何要讓夷則繼位為皇?

  我其實很想抓著夷則劈頭就問:『這樣的結果,真是你想要的?』

  繼任皇位、終身被囚在皇宮,然後體會到坐在最高處的無力感──所謂高處不勝寒──這,真的是夏夷則想要的嗎?

  我雖然不懂到底作為一個帝王會有多無奈、多麼身不由己,但是當我想起沈夜這個名義上可以說是我太師傅的男人,我多少明白了……


  就算傾盡全力、就算付出一切──

  結果,也未必盡如人意。


  我曾經在西域的某個小鎮碰到一位年邁的老伯伯,那位老伯伯對我說,這世間最殘忍卻又最仁慈的莫過於時間了,時間殘忍地帶走一些存在於心中寶貴的情感、也無情地讓我們失去身邊的人,但它卻又仁慈地給予我們治療心傷的藥、使人的心一點一滴地成熟茁壯。

  這番話真是再確切不過了,十七歲的我還只是個懵懂無知的少年,一味地追求想知道的、想抓住的事物,不顧一切地前進,直到迎來殘酷的真相,才知道無知的自己錯得有多離譜,然而時間卻已是無法重來……

  時間真的已經過去太久了。

  就像師傅曾經說過的,沒有什麼不能被時間改變。

  而人,是最容易被時間改變的生命。

  因此,人,註定一生都會帶著多少遺憾逝去。

  此生我最大的遺憾,便是師傅了。

  我常常會想,如果我小時候沒有碰到師傅、如果我不要那麼仰慕師傅、如果我不和聞人去找師傅、如果……是不是後面的那些事就不會發生?而終結流月城的人也不會是我們?

  然而轉念一想,若是此生沒有與師傅相遇,我的人生意義何在?
  

  至少我還可以做到,永不妥協、永不忘記……




  又一個十年過去,大概是心境轉變的關係,我漸漸地不再常出現於世人中,就像當初師傅那樣,雖然不在一個地方定居,卻也過著避世隱居的生活,不過多攪和紅塵世俗之事,有一天,靜靜地迎接最終的安寧。 
 
  只是隨著時間過得越久,夜晚就寢之時,夢裡越少有師傅的身影。以前經常會夢到師傅的,那些夢的內容有時候是片段回憶、有時候是師傅站在我面前靜靜地笑看著我說個不停、有時候是我和師傅在工房一起研究偃甲……雖然每當從夢中醒來,我就會因為回想夢的情況而感到陣陣心痛,但那是有師傅在的夢,所以再怎麼痛也都不打緊了。 
 
  師傅漸漸不再出現於我的夢裡,哪一天當他完全不出現,便是我真正失去他的時候。 
 

  師傅……徒兒,真的很想您…...

 
 
  徐徐微風吹在我身上,涼涼的很是舒服,令我忍不住在樹下打盹。 
 
  樹葉沙沙作響,陽光很是溫和。 
 
  耳邊似乎隱約聽到有什麼人在說話,低沉而又溫柔、遙遠而又熟悉…… 
 
  宛如歎息一般地說: 
 
  『傻徒兒……』 
 
 
  此生緣薄,來世可否再續? 
 
  執著,不過圖一個緣分、一個圓滿…… 


评论(8)
热度(4)
©緣書於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