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書於此

在這條巔峰之路上,我並不寂寞。
榮耀,與我們同在!

【古劍奇譚】水仙幻傳-翻雲寨篇(二)

(主CP:百里屠蘇X自創女主 劇情融合仙劍奇俠傳,請慎入)

 

 

  通向翻雲寨的山路半腰,一棵稀疏或黃或綠之葉的樹下,坐著一名玄衣少年,左肩與手臂上佩戴銀色鎧甲,脖子處掛戴四根白羽的項鍊,似乎是某種民族風俗的服飾,他的背上還揹著一把劍,只是平時都用破布包住,想來他是沒有在使用那把劍的。

  玄衣少年此刻正低著頭休憩,雖然看似毫無防備地睡覺,事實上他在睡夢中依然能抱有警戒,只要四周有任何一點動靜,他馬上就會醒過來。

  如同此時──低低的野獸鳴叫聲在很近的地方傳出,有兩隻赤紅身形如狼的妖怪緩緩靠近玄衣少年,透露凶惡殺機的眼神瞪著他,打量一會兒,確認玄衣少年沒有任何動靜,其中一隻狼妖吼叫一聲撲了上去,眼看尖銳的爪子就要撕裂玄衣少年,動作卻在半空中突然停住,原來玄衣少年早已醒來,動作迅速地握住放在右腿邊的黃銅劍,直直刺中朝自己襲擊而來的狼妖。

  玄衣少年沒有停下動作,手上施力把狼妖甩到地上,接著又把黃銅劍射向另一隻狼妖,避開不及的狼妖就這麼硬生生地被黃銅劍貫穿身體,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與同伴一起倒在地上。

  站起身,玄衣少年毫無表情地走到插著黃銅劍的狼妖屍體前,施點力氣將劍拔出來,甩了甩劍身,黃銅劍上的狼妖之血濺了出去。

  此時,一聲劃破寧靜的尖銳鷹鳴叫從天空傳來,那是一隻白身羽末為黑的獵鷹。獵鷹在半空中盤旋一會兒後,降落到玄衣少年的左臂上。

  「事不宜遲,上山吧。」玄衣少年淡然開口。

  獵鷹拍打一下翅膀,輕叫一聲,而讀得懂獵鷹鳴叫之意的玄衣少年,輕輕搖頭:「無妨,不過是在樹下小憨,被兩頭畜牲偷襲。」

  語畢,玄衣少年轉身準備上山,離開玄衣少年手臂的獵鷹,在空中打轉幾圈之後,再次降落到地面,本想靠近倒地已死亡的狼妖屍體,卻被停下腳步的玄衣少年出聲阻止。

  「莫碰屍體。」

  獵鷹這次有點尖銳地叫了一聲,似乎是疑惑又隱含一絲不滿,只見玄衣少年堅決地搖頭,語氣淡然解釋:「筋骨曝露於外,爪中存黑氣,分明已是妖化,這種肉若是吃下去,怕要穿腸肚爛。」

  「走。待事情辦完,回鎮上買好的肉給你吃。」

  這次獵鷹回應的叫聲帶有輕快,拍打翅膀,牠飛到玄衣少年的左肩上,親暱地用頭輕輕觸了觸玄衣少年的頰邊,原本玄衣少年未帶任何情緒的俊臉,浮現幾不可見的情緒波動。

  經過剛才的突發意外,被打擾休憩的玄衣少年,與他的親密鷹友繼續動身,目的地是近來在琴川傳聞變成妖怪抓人或殺人的山賊聚集之地──『翻雲寨』。

  而在玄衣少年上山的同時,已經有人比他早一步抵達翻雲寨了,只不過卻不知何原因躊躇在翻雲寨附近,遲遲不進去。

  這人、不,是這兩個人,便是奉琴川總捕頭大人之命,前去翻雲寨救回失蹤之人的官差。

  「嘿、嘿嘿……賈大哥您藝高人膽大,這虞山方圓百里,不,是千里之內誰人不知、哪個不曉呢?」官差吳勇一臉必恭必敬的說:「潛入翻雲寨的重任,捨爾其誰哇!小弟我就不跟您爭這個頭功啦!」

  賈大單連忙罷了罷手:「欸,你我兄弟一場,當哥哥的我怎麼好意思搶你的功勞!何況你一手五虎斬龍刀名震天下,區區翻雲寨小賊如何難得倒兄弟你!」

  「大哥快別這麼說,小弟不過徒有虛名……」吳勇裝出一臉謙虛,「鎮上劉家的媳婦兒還等著大哥您進寨子救她相公!您就別再耽擱了,快動身吧!」

  賈大單堅決搖頭,還板起臉孔瞪著吳勇:「不可,總捕頭大人明明說過:『吳勇!那翻雲寨裡一干半人半妖的傢伙就交給你了!務必給我把人都救回來!』,吳兄弟你難道要違逆總捕頭大人的意思?」

  就在賈大單和吳勇兩人正為誰進去寨子救人這事爭執不休時,玄衣少年默然從他們身邊經過,用白翎紮著的一條長長辮子隨著少年走動而輕微晃動。

  「喂──!」

  瞥到準備進寨子的玄衣少年,吳勇立刻停止爭吵,喊住一聲。

  「喂!說你呢!那個帶著肥雞的少年人!」見玄衣少年沒有停步,賈大單跟著喊出聲音。

  這次,玄衣少年終於肯停下腳步,但並未把視線放到他們身上。

  兩位官差沒有因為玄衣少年的不理會而露出氣惱,他們提刀走過去,擋在玄衣少年的面前。

  賈大單用審視的眼光上下打量玄衣少年:「你是上山賣雞的?看打扮不像鄉下人啊?…怎麼只帶了一隻雞,其他的呢?」

  玄衣少年沉默不語,看來是不願搭理眼前的兩位官差。

  見對方不搭理自己,賈大單未表露氣結之態,反而自顧自的說下去:「別怪大爺沒告訴你,要賣雞鴨趁早挑別的地方,往上過去是翻雲寨,寨子裡住的可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山賊!」

  一旁的吳勇跟著點頭附和:「沒錯,不但是山賊,還是貨真價實的妖怪!」

  玄衣少年雙手環胸,略微低頭像是在思考的樣子,對於眼前這兩位官差的話他根本不願聽進去,心裡泛起一點煩躁。

  這兩位官差實在是話太多了。

  沒有意識到廢話太多的兩位官差,繼續你一言我一語地說個不停。

  「想我『斷鐵刀』賈大單──」

  「還有我『五虎斬龍刀』吳勇,連我們兩個都不敢亂闖,你一個毛還沒長齊的小孩子家是要──」

  吼嗷──!

  突然一聲怪物似的吼叫打斷吳勇的話,兩位官差一聽到這吼叫聲,哇地抱頭迅速躲到玄衣少年身後。

  賈大單身體止不住顫抖的說:「吳兄弟你你你、有有有沒有聽到什麼?!」

  「是是是、是老虎?還還還、還是妖妖妖…妖怪……?!」吳勇回答的語氣中充滿抖音。

  相較於一聲吼叫就怕得要死要活的兩位官差,玄衣少年一臉淡漠鎮定,肩上的獵鷹拍振翅膀飛上天空,少年往左邊一旁樹下望去,有一個腦後束著一條短馬尾、膚色青綠,身形如妖怪的山賊手持黑劍,面露凶光地瞪著玄衣少年等人。

  玄衣少年無所畏懼,拔出腰間的黃銅劍,冷哼一聲道:「不過是道行淺薄的半妖,也敢猖狂!」

  山賊妖怪低吼一聲,似是被激怒。

  「…我且問你,山上翻雲寨中如何會遍佈妖化之人?」趁著山賊妖怪還未動手,玄衣少年用著命令似的語氣問。

  彷彿聽不懂玄衣少年的話,卻對於人類身上散發的氣息感到危險的山賊妖怪只顧用力揮舞手中黑劍,身上的殺氣毫無保留地釋放開來。

  見狀,玄衣少年頓住一下,語氣聽不出任何情緒起伏:「……已經喪失神智,不懂人言了嗎?」

  山賊妖怪又低吼一聲,壓低身子襲擊過去,揮劍朝玄衣少年那砍下去。

  鏗鏘一聲,玄衣少年用黃銅劍擋住,不敢鬆懈警戒,左手結成劍指,心中默唸一句咒語,全身迸出一股炎之氣息,他低喝一聲,眼前與他用劍抵劍的山賊妖怪腳底下,冒出一團赤紅之炎。

  感受到熱度的山賊妖怪痛苦地大吼一聲,持劍的手施力一壓,藉著推力跳離玄衣少年幾步遠之距,因為腳底被火燙傷,所以山賊妖怪不得不半跪下來,大口喘氣。

  不甘心居於下方的山賊妖怪,心裡一點想逃跑的念頭都沒有,一心只想把眼前的玄衣少年殺掉,於是它不顧腳底的傷勢,怒吼一聲又朝少年的方向襲擊而去,手中的黑劍彷彿感應到它的殺意,微微冒出黑氣。

  看到產生變化的黑劍,玄衣少年未皺一下眉頭,握緊手上的黃銅劍,他低喊一聲:「阿翔!」,在半空中盤旋的獵鷹嗷叫一聲,回應少年的呼喚,然後獵鷹在空中變換飛的姿態,從原本的單純振翅,改為準備俯下而衝的低姿。

  瞪著朝自己迎面襲擊的山賊妖怪,玄衣少年逮到時機,屏息,緊握黃銅劍的右手對空大力劃出兩道交叉線,瞬間一股無形風力阻擋山賊妖怪的動作,未帶察覺之際,獵鷹已經大大展開翅膀俯衝而下,風力伴隨獵鷹極快的速度而形成斬殺敵人的風刃。

  獵鷹快速從山賊妖怪身旁掠過,伴隨的威力強大風刃不留情地劃傷山賊妖怪,山賊妖怪痛苦慘叫,然而攻擊沒有結束,最後一道足以活生生斬人兩半的風刃給予致命一擊,終是承受不住冷冽的攻擊,山賊妖怪手上的黑劍鏘地脫落,而它自己無力掙扎一下,身軀頓失氣力倒在地上。

  「雖是半人半妖,若早已泯滅人心,留你何用。」

  盯著氣絕身亡的山賊妖怪,玄衣少年說完這句話後,便頭也不回地轉身走進寨子,獵鷹低鳴一聲,拍打翅膀跟著飛進去。

  親眼目睹山賊妖怪被解決的場面,兩位官差互望一下,從彼此的眼中讀到相同的意思,咕噥地吞了吞口水,他們拔腿緊跟上去。

  「少少少俠、不!大大大──大俠!」吳勇邊跑邊大喊。

  「您等等、等等我們啊──!」賈大單也不甘示弱的叫喚。

  就在一少年一獵鷹前腳踏進翻雲寨,後腳跟著想追上去的兩位官差,直到看不見身影後,一位白衣少女現身站在玄衣少年適才與山賊妖怪戰鬥的地方。

  此少女便是雲水仙。

  前一刻救下柴夫之後,便一路趕到翻雲寨的雲水仙,在遠處看到正與山賊妖怪戰鬥的玄衣少年,想著別打擾少年戰鬥的她,決定暫時先隱藏在一棵樹下,觀看結果如何,如果需要的話,她再出面幫忙。

  但是直至玄衣少年結束戰鬥、走進翻雲寨裡,她都沒有機會出現。

  雲水仙走到倒在地上的山賊妖怪屍體旁邊,「真可憐……」她輕輕呢喃。

  雖說是以搶人劫財為生的山賊,但畢竟是人類,如今變成妖怪還失去神智,實為可憐。

  或許死亡,對已經無法變回人類的山賊來說,是最好的解脫。

  「難道身為人就不滿足嗎?何苦變成妖怪使得自己喪失心智……」

  雲水仙眼中盡是憐憫,然而無論她再說什麼,躺在地上連死亡後都無法變回人類的山賊已經不可能回答她了。

  輕嘆一聲,她望向前方,只要再前進幾步,就會出現翻雲寨的大木門。

  不知道能否趕上那三個人呢?

  雲水仙的臉上噙著淡淡笑意,繞過地上的山賊屍體,往翻雲寨的方向走去。

 

 


评论
©緣書於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