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書於此

在這條巔峰之路上,我並不寂寞。
榮耀,與我們同在!

【古劍奇譚】水仙幻傳 楔子

(主CP:百里屠蘇X自創女主 劇情融合仙劍奇俠傳,請愼入)

 

 

  太古三皇心憐憫,青鸞綠峰落水仙;

  虛實交映任歸處,兩界輪迴非關天;

  莫逆之交一生定,情深意重一世緣;

  古劍情韻何復求,但盼此生無悔憾。

 

 

  世事無常,在命運的面前,又如何知曉最終的結局迎來的是什麼?

  但盼望──

  此心無愧,此生無悔,便已足然。

 

 

  這是一場如真實一般的夢,她的內心非常清楚這點,可是卻無法脫離夢境,或許在夢中引發一個契機,才能讓意志從夢境中脫離。

  既然如此,就順著夢的發展看下去吧──

  在夢裡面,她的頭髮並不長,大概長度只到肩膀附近,顏色不是現實中的水藍色,而是正常人天生就有的黑色(或許還帶點褐色),就連眼睛也不是那蒼冰之藍,是正常的純黑色。身上的衣物穿得和平時大不相同,應該說,在她身處的現實,衣服應該是長袍、長掛,富有人家還可以穿得更華麗,修仙之人的穿著會比較不同,畢竟要練功打怪,太厚重的衣服只會阻礙行動,但是即便如此,也不會與一般的衣飾差異太大到哪裡去。然而,夢中的她,穿得卻是長度只到大腿一半的短袖桃色衣服,還有不用布條綁住固定的灰色半短褲子。

  她彷彿以第三者的身份看著夢中的自己,坐在一張灰色椅子上,面前是一張桌子,桌上擺了一個正方形的盒子、長方形的機關按鈕物體,還有一個似乎也是機關的小東西,上頭鑲著一個小滾輪,會發出微弱的紅光。

  她看著自己的手指放在長方形的物體上,敲敲打打的,目不轉睛地盯著正方形的盒子,不知道究竟在做什麼。

  正想用意志控制夢境,試試能不能調整距離在近一點的地方看自己做事,卻剛打算動作時,鼻間忽然聞到一股清淡的香味,她的意識漸漸模糊,在完全失去意識前,她最後看到的夢中的自己依然持續敲打的動作。

  她從夢中醒了過來。

  「唔……」

  輕輕呻吟一聲,雲水仙從床上坐起,伸出右手,扶額。

  又是……那個夢……

  雲水仙自從六歲跟著父親下山到村莊買東西,回山的途中遭到妖怪襲擊而受傷昏迷幾日之後,便在每晚一直作同樣的夢。夢境中,她看到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做什麼,奇怪的是,夢裡的她除了長相沒變之外,髮色、眼色、髮型……等其他部位特徵都變了,變得像是正常人。剛開始夢見她覺得沒什麼,還一度認為夢中的女生只是和她有著一張相同臉蛋的外人而已,可是當日子一天換過一天,她發現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事實,那就是隨著她的年齡成長,夢中的女生也跟著一起長大,起初她為這個發現感到恐慌,事後冷靜下來,便直覺認為夢中的女生或許就是自己。

  有一次,她把夢境和猜測告訴母親,母親沒有否認她的猜測,而對於夢境中的情況,母親似乎知道答案,卻沒有打算說出來,只跟她說總有一天,等到時機成熟了,一切就會明瞭。

  她知道,母親不想說的事情,就算再怎麼苦苦哀求都沒有用,而且母親也很肯定的說一定會有知道的一天,於是她便沒有再纏著母親詢問夢境的事情,何況她有的是耐心,就等著知道的那一天來臨吧。

  雲水仙慵懶地伸了個懶腰,拍了拍臉頰,決定不再想夢的事情。她掀開被子,跳下床,先是梳洗一番後走到木製的衣櫃前,從裡面拿出一件半年前母親特地為她縫製的衣物。

  這是一件沒有太多裝飾花紋的衣服,可以說是樸素了一點,整件衣服從上到下都是純白色,不過挑選的布料質感很好,摸起來滑順,雖然衣服是一系列的白色,但是在大約鎖骨以上的地方是用花紋圖樣的半透明布紗縫製,長度到手臂的一半,手臂一半以下是布製口徑寬鬆的衣袖。

  雲水仙脫下一身素衣,換上母親縫製的這件純白衣裳,裙擺長度到膝蓋,為了避免會有走光危機,她套上一條白色褲子,接著才用皮革製的藍色馬甲固定腰部,再拿一條長長的淡粉色綢緞綁住,在左側腰間打上一個活結,最後她從梳妝台上打開一個黑色盒子,拿出兩個金色輪框飾品,分別套在兩雙手臂上,正好把白布和布紗之間的縫合線遮住,形成一個明顯的區別。

  穿上襪子、布靴,雲水仙在梳妝台前坐下來,拿著梳子整理長到股間的水藍色頭髮,整理完了就用兩條黑色細繩綁成兩束馬尾,而順著輪廓延下的幾撮長髮則是在下巴與胸部之間用白色布條加上褐色細繩做裝飾。

  全身上下都整理好之後,她對著鏡中的自己微微一笑,然後站起身去收拾行囊。

  今天,是雲水仙正式下山的日子。

 

* * *

 

  「行囊都整理好了?沒有忘記漏掉什麼吧?」

  用著輕柔語氣問話的是一位如天仙般的婦女,帶點紫色的長髮用玉簪盤起一點髮絲,眉間有一點紅色形如花瓣的硃砂,一襲紫藍裙紗衣裳雖有點樸素,倒也襯托出溫潤嫻熟的氣質。

  「是的,娘。我仔細檢查過了,該帶的都帶了。」拍了拍背在身側的布包,雲水仙微笑道。

  柳夢璃眼中帶有溫柔的輕輕笑起,拿起放在木桌上的小布包,打開攤在雲水仙的眼前。「這雙手套是娘前天為妳縫製的,來,戴上吧。」

  這是一雙長度從手肘到手掌的淡藍手套,手套的前端禿了小小一塊並縫在一枚銀色戒指上,這枚銀色戒指是套在手指的中指上以此固定手套。

  拿下手套,雲水仙戴上去,確認手套不會鬆掉後,她對著柳夢璃道謝一聲:「娘,謝謝妳,無論是這身衣服還是手套……我都好喜歡。」

  「不需要道謝,這是娘唯一能為妳做的了。」柳夢璃含笑輕搖頭,語氣帶有叮嚀與關切道:「此番下山,要好好保重身子,若遇襲不敵莫要逞強,無論會經歷什麼樣的事情,都要好好珍惜眼前之事,千萬別讓自己後悔了。」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柳夢璃精緻姣好的面容上帶有一絲懷念。

  雲水仙輕輕點頭:「嗯,娘妳放心吧,我也會把事情辦妥的。」

  她此次下山,不只是單純的四處遊走看看,還有另其真正目的,但或許會因為這樣,而讓她在這趟旅程裡,經歷多少悲歡離合、危機潛伏之事……

  「水兒下山的日子,這天終於到了啊。」

  大廳門口傳進一聲低沉渾厚的嗓音。

  「爹。」雲水仙轉頭朝站在門口處的人叫喚一聲。

  此人為柳夢璃之夫、雲水仙之父,名為雲天河,有一張深邃成熟的俊臉,身上所穿類似獵戶的衣物,肩上披著用狐狸皮縫製而成的披肩,烏黑長髮在頸後束成一條馬尾,背後扛著一把大刀。

  「夫君,你回來了。」柳夢璃溫柔地漾起笑容。

  「璃兒,我回來了。」雲天河那雙深邃黝黑的眼眸盡是溫柔地望進妻子眼底,柔聲一說之後便走進大廳裡,把手中的東西交給雲水仙。

  這東西是一樣武器,用特殊材質鍛造而成的雙手式環圈,口徑大約一米至兩米左右,色澤帶有透明光亮的水藍,隱隱約約散發一股清涼之氣,手握住的部份則另外鑲上銀色金屬,如果仔細一瞧的話,會發現透過外面看進去,環圈裡面像是有水一般流動,但明明應該是沒有任何液體之物在裡面,而鑄造師還特別細心的在環圈上刻著一筆一筆精緻的圖案,圖案是嘴巴叼著龍珠的水龍。

  「爹,這個……」

  仔細打量手中的武器,從未見過這般鍛造至極武器的雲水仙,蒼冰一般的藍眸顯露出訝然。

  「一個月前我請紫英鑄造的,剛好趕上今天妳出發的日子。」雲天河在解釋的同時,微微泛著害羞的一點紅,想來是對於送禮物給寶貝女兒這件事,還挺不好意思的。

  雲水仙珍惜似的摸了摸武器,然後掛吊在腰際兩側,因為環圈本身的重量不太重,加上她自己有武功的底子,所以不會造成行走、跑路等行動的阻礙。

  「水兒,為妳的武器取個名字吧。」雲天河指著自家女兒腰際間的環圈,微笑道。

  「嗯……」雲水仙低頭思考起來,盯著環圈,腦袋忽然閃過某個字眼,不禁脫口而出:「水神……!」說完,臉上閃過一抹訝異。

  眨了眨眼睛,不禁輕輕笑起,她知道該為未來要陪同自己遊走江湖的武器取什麼名字了。

  「就叫……天水靈環吧!」

  「天水靈環……」雲天河低聲重複唸一次,拍手叫好:「這名字取得不錯!」

  柳夢璃在一旁柔笑著輕輕點頭。

  反倒雲水仙有點害羞起來。

  「好了,時間不早,不趕緊下山只怕天就要黑了。」柳夢璃出聲提醒。

  「嗯。」雲水仙點點頭,然後細細看著這十七年來一直照顧她、撫養她的夫妻二人,無論如何,她始終是雲天河和柳夢璃的女兒、對吧。這麼想著,眼眶微微泛紅,強忍著不讓淚水滴出來,嘴角勾起漾出一抹柔笑:

  「爹、娘,我出門了。」

 

 

 

评论
©緣書於此 | Powered by LOFTER